欢迎 | 退出
重点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重点资讯

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事件前后:回应缺位,没有赢家

来源: 日期:2014-02-13 11:55:45 字体显示:

n  事件:舆论风暴下,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辞职

729日,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公室(以下简称“全规办”)主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下称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提出辞职,并被批准。此前先后被媒体曝出全国教育科研规划办公室主任、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涉嫌“科研评审腐败”、“公费携妻出国考察”、“差旅费用超标”的纷纷扬扬,终以教育部党组接受袁振国的辞职申请而划上句号。前后不足一月。

第一,《中国青年报》连撰三文,指向科研体制与评审:

一曝:科研评审涉嫌腐败 回应姿态遭质疑

《中国青年报》质疑全规办评审内幕,袁振国不予理会。627日,《中国青年报》撰文,曝出往年全规办课题的评审内幕。其主要矛头直指现任全规办主任袁振国——自己组织课题评审,自己承接重点课题有损学术的公平正义。报道中特别指出袁振国面对媒体态度冷漠——62526日,袁振国先后拒绝了记者所要求的当面采访,并表示,“涉及我个人通过纪委”,“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完全是公开按照程序进行的,如果这个过程当中涉及到我有不符合规程什么的问题,那就不是你来采访我的问题……你没有权限来采访我个人的问题。”

全规办回应:627日,《中国青年报》发文的当天,由袁振国主导的全规办在官网上声明称,袁振国等课题申报、评审、结题,是严格按照有关程序进行的,未发现违规情况;正在修订有关管理规定,明确工作人员今后不得或参与申请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管理的项目。

二曝:直指全规办不对话的自我辩白不足以服众

72日,中国青年报针对“全规办”和袁振国在事发前后的态度和反应发表评论批评。文章指出,袁振国在拒绝记者采访时搬出“个人问题通过纪委”的挡箭牌,但在需要由纪委这个第三方或其他有关组织来回应媒体质疑,证实他的“清白”时,他却选择了自己领导的机构全规办,以公文的标准文字和大家司空见惯的口气“自说自话”,很容易让人想起“自己查自己”的那些阵营——不是“照镜子”、找问题,而是如何“自证清白”,用三言两语将事情敷衍过去。文章还指出,全规办自认为没有发现违规之处,但还是在“说明”中表示:“正在修订有关管理规定,明确我办工作人员今后不得申请或参与申请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管理的项目。”这等于间接承认了此前的行为不当。这个表态值得肯定,但仅此还不够,需要有人承担责任。

三曝:《中国青年报》再次追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评审,全规办无丁点回应

712日,中国青年报根据读者反馈信息,再次发文,追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评审:1)国家重大课题的公开招标为何被随意取消;2)项目合作是否存在利益交换;3 部分成果鉴定经费哪儿去了。

以上报道均未获得教育部回应。

第二,网曝引发纸媒大范围关注,直指个人修为:

网曝:教科院院长携妻“公务出国游”。715日,网友“凤星牌蒸锅”在天涯社区曝光一张201112月的航班信息及行程单,称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等人赴阿根廷、巴西考察,10天的考察期内,除10小时公务活动外,其余均为游览行程,考察团中还有外单位工作的袁振国妻子窦某。

《新京报》介入引发各大媒体关注。717日,《新京报》报道指出,网友曝光的考察信息,与教科院官网新闻记录介绍的访问地点吻合且代表团名单也与航班信息上的英文全拼相似。此报道一出,引起了网友的极大关注。报道中还指出,716日,袁振国称,已经看到网帖上的内容,“没什么不能回应的。”但回应前请记者必须先与教育部新闻办联系。他的这一回应在网上引起强烈关注。

一时之间,“中国教科院院长带夫人公款出国游”便发展成为热点,检察日报、现代快报、武汉晚报、重庆晨报、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中国新闻网等近百家媒体纷纷转载、评论,感叹国家买单,自己旅游,难怪这几年“三公经费”居高不下,相关部门不应再“沉默是金”,而应尽早作出澄清或回应。

教育部新闻办回应:正在调查。717日,新京报报道当天,教育部新闻办在光明网回应称:“教育部有关部门正在核查,建议采访袁振国本人”。

在此背景下,袁振国短信回复光明记者称:1)网友曝光的行程单是旅行社曾经做过的方案,根本没有被采纳;2)中国教科院制定了节省公用事业费的规定,对出国访问中有关文化考察参观的费用一律自费,而且一直严格执行;3)妻子有自己的出访任务,同行目的是为了节省中国教科院的英语翻译开支,且与教科院经费无关。4)已经提请纪律部门进行审计。此回应并未平息公众的质疑,网友纷纷要求晒自费凭证并要求公布所谓被采纳的方案。

《新京报》再曝:中国教科院院长住宿费超标。718日,新京报再曝教科院院长“住宿费超标”。据介绍,有读者向新京报提供了两张今年4月份的发票照片:9952元餐饮发票及3864元住宿发票。照片显示,两张发票上有手写“袁院长来成都住宿、招待”等字样,其中住宿发票上付款单位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袁振国回应:对发票不知情。教科院院长袁振国短信回应称,正在了解发票上“是谁写的字”。对于餐费发票不知情,“我也没有在那个饭店吃过饭。”(新京报,718日)

教育部回应:接受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请辞申请。730日,中国教科院全院大会上,教育部党组成员、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组长王立英代表教育部党组宣布,经有关部门了解,袁振国违反公费出国(境)管理有关规定,教科院出差财务报销也存在不规范等问题(但具体不规范到什么程度,没有公布),经729日上午教育部党组会议决定,接受本人申请,同意袁振国不再担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等相关职务(中国青年报,730日)。据了解,《中国青年报》这一信息并非来自于教育部统一的对外发布,记者们的一切信息来源于中央教科院内部大会上参与者的转述。

袁振国辞职后,网络上出现了两种声音,挺袁派认为是小人捣鬼,袁振国是光明磊落的改革派,改革中得罪了小人;倒袁派认为是罪有应得。相当部分舆论继续追问,认为如果有问题,不应该一辞了之。

 

分析与建议:

n  百姓想知道的只是真相——袁振国事件凸显政府回应缺位

袁振国事件俨然已经演化成一个公众事件,成为一种符号。从政媒互动的角度来看这个案例,期间有一个问题值得反思——面对媒体质疑,袁振国本人和政府回应的缺位。正是回应的缺位导致整个事件中没有胜者。

从今年627日中国青年报刊发《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评审内幕》,到517日有人在微博上表示捡包爆出袁“出国上赌船行程”,到722日晒出“发票”事件,众媒体跟进,质疑之声汹涌,虽然有媒体急于有罪推论,但总归是质疑,并非事实本身。

遗憾的是,一直听不到回应之声。之后,在众多质疑声中,在问题细节尚未清楚公布的情况下,袁振国辞职。是引咎辞职吗?还是别的原因。袁振国没有说话,教育部也没有面对公众解释。事实上,之前,袁振国曾经对爆料人的举报做出了全然的否定,至今为止,不能证明袁振国说的是假话,相关纪委也未就此具体事件做出说明。

至今报道出来的“问题”是教育部面对中国教科院员工的宣布,而非正式面对媒体和公众,无论是《中国青年报》还是《新京报》乃自《新华社》的报道都来自于记者从中国教科院员工处或者教育部新闻办问得的非正式消息。这些非正式的消息中,不论是对“捡包人”爆料的问题如“上赌船、住宾馆、用大餐”等问题,还是对《中青报》提出的教育科研体制问题没有任何正式回应。教育部新闻办甚至没有准备一份正式的新闻发言稿抑或邀约媒体开场新闻发布会。

在这场至今已经浪费了大量媒体资源、笔墨资源和头脑风暴的汹涌舆论中,回应的缺位、真相的不明晰导致一系列事件的参与者中,没有胜者,甚至有可能产生对公众心理乃至社会风化的更大的伤害。

袁振国本人自不在说,那么,其他角色呢?我们来审视—二:

——幕后爆料者?——虽然袁振国辞职了,但在部分公众心中,爆料者也落下了“小人”之名。

有网友说,袁振国“屋漏偏逢连夜雨”的遭遇,确实不能不让人疑心,袁振国可能是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而遭到报复,背后也可能涉及利益之争。

相信从一开始起,爆料的当事人就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如果确属袁振国在中国教育科学院改革过程中的利益受损者,我们当然也要提醒教育系统思考一个问题,这些利益受损者有正式渠道发声吗?捡到的出国行程单系2011年的事件,他之前反映过么?如何处理的?如果他反映的问题失实,早就应该做出解释。如果他一再纠缠,何不靠法律遏制?至今仍然要问,他反映的问题是事实吗?如果是有意陷害,他可在心中狂欢,但在部分舆论中,他也并非正常的检举揭发,而是被冠以“小人”之名——这对他负责吗?

确如舆论呼吁,如果用事实说话,用权威调查回应质疑。应当公开实际的出访行程单、费用清单、出访的成果介绍等,自然能做到“事实胜于雄辩”。

——媒体朋友?至今,媒体朋友得到的仍然是一则“烂尾新闻”,相信媒体朋友没有落井下石的主观恶意,他们捍卫的是社会良知,他们追问的只是真相。

从《中国青年报》627日的追问开始,至今,我们看到,媒体朋友一直没有渠道获得当事方教育部提供的正式而详细的信息。《中国青年报》和《新京报》这两家涉事媒体得到的信息也是从参加了中国教科院大会的员工那里得到的。

——教育部?“莫非是丢XX?”我们注意到,袁振国辞职并没有平息舆论,人民网第一时间发出声音——院长“主动辞职”,莫非意味着监管“失察清零”?这篇文章甚至嘲笑这是教育部“本以为能让网上热议随之‘熄火’的高明安排”,指责“‘院长辞职’的最大价值,‘不在于‘有过必究’,而更像是在‘舍XX’”!作为局长的袁振国出国岂止是他的个人行为?话说回来,即使在当初,教育部批准了袁振国的行程,也不意味着怎么不可告人,如果是对的,确有需要,就坚持;如果有违背纪律问题,不论袁振国还是其上级,公开道歉也并不意味着公众不可以原谅。

——公众?——改革开放30年来,物质的丰盈确实带来了中国百姓幸福感的普遍提升,但在当下,一个深深困扰国人的问题是,价值观混乱。在一个缺乏公正和正义的社会氛围中,公众能不受害吗——究竟是好人遭到陷害还是官员确有问题?是应该对改革者理解宽容还是严查腐败?爆料者是敢于检举揭发维护社会正义而又诉说无门的勇士还是蓄意陷害的小人——网上目前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袁振国被媒体建构成了一个以功肥私的腐败官员,也有相当部分网友认为是一个改革者遭受了陷害——事实不清,事实背后的价值观不明——一个网友甚至在网上发出这样的悲鸣“当今中国,如果让这样的小人奸计一再得逞,让这样的人在单位一再得势的话,中国改革的出路在哪里?”这位叫仰望头顶星空的网友在天涯论坛发帖说,此次事件再次证明“老实人总是受欺负”还真是真理。如果以后中国的教育方向,真的被那些善于捡钱包的人掌控,中国的教育还有未来么!如果一个有性情、有傲骨、有坚守、明是非、善良的人这样倒下,会伤害社会的良知,那么最终受伤害的是国家的未来,无法想象教育培养出的都是胆小怕事、顾虑重重、明哲保身的人,国家的未来会是多么可怕……

-----

种种质疑不绝于耳。

舆论不是洪水猛兽,舆论的主体是公众。固然,在这场舆论问责中,确实有不少公众因为仇官情结而做出了一些有罪推论,但原因确属事实不明。所以中纪委公布事实看来就是非常必要的了,这是对所有当事人的尊重,也是对我们国家民族的负责。确如有网友所说,“培养祖国未来人才的教育部门,更应该明确地告诉社会什么是善,是该弘扬的,什么恶,是该压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