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 退出
舆情回应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舆情回应

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事件前后 回应缺位,没有赢家

来源: 日期:2014-02-12 10:33:27 字体显示:

 

n  事件:舆论风暴下,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辞职

729日,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公室(以下简称“全规办”)主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下称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提出辞职,并被批准。此前先后被媒体曝出全国教育科研规划办公室主任、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涉嫌“科研评审腐败”、“公费携妻出国考察”、“差旅费用超标”的纷纷扬扬,终以教育部党组接受袁振国的辞职申请而划上句号。前后不足一月。

第一,《中国青年报》连撰三文,指向科研体制与评审:

一曝:科研评审涉嫌腐败 回应姿态遭质疑

《中国青年报》质疑全规办评审内幕,袁振国不予理会。627日,《中国青年报》撰文,曝出往年全规办课题的评审内幕。其主要矛头直指现任全规办主任袁振国——自己组织课题评审,自己承接重点课题有损学术的公平正义。报道中特别指出袁振国面对媒体态度冷漠——62526日,袁振国先后拒绝了记者所要求的当面采访,并表示,“涉及我个人通过纪委”,“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完全是公开按照程序进行的,如果这个过程当中涉及到我有不符合规程什么的问题,那就不是你来采访我的问题……你没有权限来采访我个人的问题。”

全规办回应:627日,《中国青年报》发文的当天,由袁振国主导的全规办在官网上声明称,袁振国等课题申报、评审、结题,是严格按照有关程序进行的,未发现违规情况;正在修订有关管理规定,明确工作人员今后不得或参与申请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管理的项目。

二曝:直指全规办不对话的自我辩白不足以服众

72日,中国青年报针对“全规办”和袁振国在事发前后的态度和反应发表评论批评。文章指出,袁振国在拒绝记者采访时搬出“个人问题通过纪委”的挡箭牌,但在需要由纪委这个第三方或其他有关组织来回应媒体质疑,证实他的“清白”时,他却选择了自己领导的机构全规办,以公文的标准文字和大家司空见惯的口气“自说自话”,很容易让人想起“自己查自己”的那些阵营——不是“照镜子”、找问题,而是如何“自证清白”,用三言两语将事情敷衍过去。文章还指出,全规办自认为没有发现违规之处,但还是在“说明”中表示:“正在修订有关管理规定,明确我办工作人员今后不得申请或参与申请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管理的项目。”这等于间接承认了此前的行为不当。这个表态值得肯定,但仅此还不够,需要有人承担责任。

三曝:《中国青年报》再次追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评审,全规办无丁点回应

712日,中国青年报根据读者反馈信息,再次发文,追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评审:1)国家重大课题的公开招标为何被随意取消;2)项目合作是否存在利益交换;3 部分成果鉴定经费哪儿去了。

以上报道均未获得教育部回应。

第二,网曝引发纸媒大范围关注,直指个人修为:

网曝:教科院院长携妻“公务出国游”。715日,网友“凤星牌蒸锅”在天涯社区曝光一张201112月的航班信息及行程单,称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等人赴阿根廷、巴西考察,10天的考察期内,除10小时公务活动外,其余均为游览行程,考察团中还有外单位工作的袁振国妻子窦某。

《新京报》介入引发各大媒体关注。717日,《新京报》报道指出,网友曝光的考察信息,与教科院官网新闻记录介绍的访问地点吻合且代表团名单也与航班信息上的英文全拼相似。此报道一出,引起了网友的极大关注。报道中还指出,716日,袁振国称,已经看到网帖上的内容,“没什么不能回应的。”但回应前请记者必须先与教育部新闻办联系。他的这一回应在网上引起强烈关注。

一时之间,“中国教科院院长带夫人公款出国游”便发展成为热点,检察日报、现代快报、武汉晚报、重庆晨报、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中国新闻网等近百家媒体纷纷转载、评论,感叹国家买单,自己旅游,难怪这几年“三公经费”居高不下,相关部门不应再“沉默是金”,而应尽早作出澄清或回应。

教育部新闻办回应:正在调查。717日,新京报报道当天,教育部新闻办在光明网回应称:“教育部有关部门正在核查,建议采访袁振国本人”。

在此背景下,袁振国短信回复光明记者称:1)网友曝光的行程单是旅行社曾经做过的方案,根本没有被采纳;2)中国教科院制定了节省公用事业费的规定,对出国访问中有关文化考察参观的费用一律自费,而且一直严格执行;3)妻子有自己的出访任务,同行目的是为了节省中国教科院的英语翻译开支,且与教科院经费无关。4)已经提请纪律部门进行审计。此回应并未平息公众的质疑,网友纷纷要求晒自费凭证并要求公布所谓被采纳的方案。

《新京报》再曝:中国教科院院长住宿费超标。718日,新京报再曝教科院院长“住宿费超标”。据介绍,有读者向新京报提供了两张今年4月份的发票照片:9952元餐饮发票及3864元住宿发票。照片显示,两张发票上有手写“袁院长来成都住宿、招待”等字样,其中住宿发票上付款单位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袁振国回应:对发票不知情。教科院院长袁振国短信回应称,正在了解发票上“是谁写的字”。对于餐费发票不知情,“我也没有在那个饭店吃过饭。”(新京报,718日)

教育部回应:接受中国教科院院长袁振国请辞申请。730日,中国教科院全院大会上,教育部党组成员、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组长王立英代表教育部党组宣布,经有关部门了解,袁振国违反公费出国(境)管理有关规定,教科院出差财务报销也存在不规范等问题(但具体不规范到什么程度,没有公布),经729日上午教育部党组会议决定,接受本人申请,同意袁振国不再担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等相关职务(中国青年报,730日)。据了解,《中国青年报》这一信息并非来自于教育部统一的对外发布,记者们的一切信息来源于中央教科院内部大会上参与者的转述。

袁振国辞职后,网络上出现了两种声音,挺袁派认为是小人捣鬼,袁振国是光明磊落的改革派,改革中得罪了小人;倒袁派认为是罪有应得。相当部分舆论继续追问,认为如果有问题,不应该一辞了之。

 

分析与建议:
抱歉,该部分内容仅供登录户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