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 退出
舆情回应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舆情回应

人教社教材出错陷舆论风波 回应质疑不应“鸵鸟政策”

来源: 日期:2014-02-11 16:13:11 字体显示:


n  事件:人教社教材出错,承认错误但不召回

郑州语文老师因为教材出版错误状告人民教育出版社一事连日来在网上持续发酵,在舆论的压力之下,人教社承认教材中的6处错误并致歉,但表示出错教材不会召回,将在明年印发时纠错。

缘起:1119日,郑州日报以《一教师在语文书中发现30余处“错误”》为题,报道了郑州教师彭帮怀发现人教版的新版七年级语文上册教材里有明显错误,据他统计共有30多处。在分别给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总编、责任编辑、编辑寄去信函,均未得到回应的情况下,将人民教育出版社告上了法庭。

初次回应:对于该老师的质疑,人民教育出版社公共宣传办公室主任吴海涛说,彭帮怀指出的问题真正属于硬伤的并不多。对于硬伤,他们会在新版教材中予以修订。他还说,各地教师每年都会向出版社反映教材使用中发现的一些问题,他们近期会汇总相关问题,在网站上发布更正说明。

媒体关注:郑州日报的报道一出,经过媒体的发酵,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中国新闻网、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媒体也陆续跟进,其中新华社在1126日播发稿件《“沐浴”竟成“沭浴”——透视教材“低级错误”频出现象》,报道了郑州老师状告人民教育出版社一事。

发表致歉信:面对大众和媒体的责问,1129日人民教育出版社官网“人教网”发表了《关于人教版语文教材的致歉信》,信中解释了教材出现错误的原因,并承认有6处错误,而彭帮怀挑出的30多处错误中,有大多数错误并没有被人民教育出版社认可。

持续发展:对于人教社的致歉信,网络上出现了大片的质疑声。彭帮怀老师更是表示不满,他认为出了错不是仅仅在其网站上发一次致歉信就可以解决的,相关部门既然早知有错,就应该以行政手段正式告知所有使用该教材的师生。教材使用是教育部指定的,出现瑕疵,应该召回。另外,他表示将继续等待法院的开庭时间,届时将会正面和人民教育出版社一一核对教材的错误之处。

再回应:对于媒体和彭老师提出的解决办法,人教社负责人在123日向采访的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不可能把所有教材召回来,这是出版界史无前例的事情。在明年印发的时候,一定会把错误纠正过来,保证不会再出现错误。而对于是否将对各学校师生进行统一的告知,该负责人表示这个涉及很多学校(不好实施),建议遇到问题时求助人教网资源。

人教社纠错:据中国新闻网报道,1210日,人民教育出版社已面向全国范围内使用该教材的学校发行“勘误表”。获知“勘误表”已分发到使用该教材的师生手中,“纠错老师”彭帮怀表示出版社已经告知他,除了六处更正的错误外,其他错误是存在理解角度的问题,有争议性,要等他们研讨过后,才能进一步确定,而彭老师则还在等待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开庭。

n  链接:“人教社”6处更正:

1.P20 “读一读 写一写”中,“沭浴”应为“沐浴”。

2.P33 “读一读 写一写”中,“权威”应为“劝慰”。

3.P53 第三行 “……传不习乎?”缺后引号,应加上。

4.P117 《化石吟》一诗,第4行和第5行之间应该空行。

5.《后记》倒数第六行“《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缺后书名号,应加上。

6.该册教材彩色本(20133月第2版)除上述更正外,另有:P105注释第3行,“佳,好、美”应为“嘉,好、美”。

n  声音:

不准确不规范的都是错误的。义务教育阶段不应该有争议的知识点,孩子们现在都还是一张空白纸,学得还比较浅。现在的中小学考试基本都是客观题,除了作文应该都有标准答案。2010版语文课程标准上也说了,编写语言应该准确规范,这是不是意味着凡是不准确、不规范的,都应该被认为是错误的。

掩盖不了教材垄断真问题。迫于舆论压力迟来的道歉,让道歉的诚意打了折扣,具有危机公关的意味,但也掩盖不了教材垄断的真问题。对教材的畸形依赖以及教材市场的高度垄断滋生了人教社的强势,更导致了低效,教材市场的恶性循环受害最大的还是学生,必须加快教材改革步伐,赋予学生和学校更多的选择权。

一家独大的局面在改变。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只有诚恳的态度,才能换来更好的口碑;只有更好的口碑,才能换来更大的订单。人教社针对语文教材中的错误和硬伤在网络上发表认错致歉信,是可贵的进步。这既体现了我国中小学教材的出版、印刷及发行,正在进行市场化改革,“一家独大”的局面正在发生着改变,而且,认错之后会改错,减少误人子弟的几率是属于“百年树人”的大计。

回应无法服人。教材的权威与严肃性最终体现在人们对教材的信任上。国家级教材都能出现低级错误,而且纠错能力低下,甚至基本的态度都成问题,受损的不仅是人教社的信誉,还有其赖以支撑的、作为后盾的国家信誉。

人教社致歉信应有“精彩下文”。 “人教社”发出致歉信的态度虽值得肯定,但对于教材出错事件的担当还显得远远不够,应有“精彩下文”进行弥补。对于教材的编写、出版、发行等环节应该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善后”机制,发现问题除了及时召回外,还必须让相关出版社和责任人员受到惩处,从制度上最大程度减少乃至杜绝教材错误出现,这些应成为教材出版的共识,也是最基本的担当。

教科书不一定要“最权威”。教育就是培养学生的质疑精神,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就是把一个个问号拉直,成了感叹号。一本完美无缺的教科书,无法激发学生敢于质疑的思想火花,当学生对教科书唯有崇拜,而不敢质疑时,那何尝不是教育的一种悲哀?

分析与建议:
抱歉,该部分内容仅供登录户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