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 退出
探索反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探索反馈

北大章程“学生参与治校”惹担忧 能否落实成焦点

来源: 日期:2014-10-14 15:04:27 字体显示:

n          事件:

调查处理学校人员是否违规、讨论决定学位授予标准、审查老师是否可以评上教授、老师著作是否涉嫌抄袭……根据《北京大学章程》(公开征求意见稿),北大学生将有机会享受这些权利,同时北大校务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也将有学生代表参与。(来源:《新京报》,2014年8月10日)

连日来,《北京大学章程》征求意见稿再次引发“学生治校”大讨论,在普遍认为这是学校从管理走向治理过程的同时,担忧学生委员们是否会沦为虚设的“花瓶”成为焦点。

n          声音:

如何遴选出仗义执言的学生委员?

目前,高校的学生会等组织大都还没有成熟到可以代表学生维权的自治机构程度,这多少暴露出大学生选举的困局。如果学生委员也用这样的选举渠道产生,则难以保证他们能够真正站在广大学生立场上开展工作。

进入学术委员会的学生其学术水平是否足以对教师的学术研究作评判、对学术纠纷作裁决?

学生代表参与治校初衷不可谓不好,但学生参与要有边界, 1)教师毕竟还是尊长,师道尊严总归还是要维系,让自己的学生参与讨论、票决学位授予、职务评聘、受理审查学术不端等,要是结果有瑕疵,教师心里难免有疙瘩、有“内伤”; 2)如果教师学术不端到自己所教学生也一清二楚,这种学术不端根本用不着花力气去审查;3)万一涉嫌学术不端或纠纷的教师要“公关”,或审查的对象是自己的任课老师,学生委员想坚持原则不会那么容易;4)不反对少数学生有足够的学术品鉴力,但既然是“学生”身份,就是学术初入门者,学科差异和学术眼界的局限,很难让一名大学生对学校各类专业岗位的工作做出全面评价,当然也就难以对学校的职称评定标准做出准确判断。

“教授治校”还在漫长的路上,“学生参与治校”到底能发挥多少作用?

教授委员会好像每所高校都有,但到底能发挥多少作用?教授们的建议又有多少被关注、被采纳?当“教授治校”还在漫长的路上的时候,这个章程所赋予学生的权利,会不会就只展现在章程里?这份章程会不会沦为花瓶?学生的“参政议政”会不会只是一个姿态而名不副实?

n          相关链接:

学生参与学校管理工作古往今来均有先例。在中国古代大学,从战国时期的“稷下学宫”、汉代的“太学”以及后来的“国子监”、宋代的“书院”等等,都既蕴含着“师道尊严”的传统文化精神也传颂着“教学相长”的动人故事。春秋时期就已有学生承担学校劳务参与私学日常的管理活动这可能是我国最早的学生参与管理的形式。宋代书院的管理人员多由学生选择或由学生轮流担任。到了近代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提出学术自由和教授治校的办学思想同时组织学生会参与北大的管理开创了我国学生参与现代大学管理的先河。陶行知更直接地提倡学生自治主张学生必须参与学校管理。

西方大学在学生参与学校管理方面也有较长的历史。在德国,大学的内部领导体制是委员会制强调民主参与。在法律的框架下,德国大学通常由一名专职校长领导。学校的自治权根据“集体大学”的模式进行管理大学校务委员会由四部分人员组成:教授、学生、科研工作人员以及其他职工。他们根据各自的权利、义务和相关校规分别组成各个委员会再由各委员会共同组成常务委员会。这样大学所有组成人员都能够参与学校的管理。法国1968年颁布的《高等教育方向法》提出了“在教学科研单位、大学、地区审议会各级,都有学生代表”。法国大学中设立的大学生活与学习委员会(该委员会中学生代表占多数)对于学生事务拥有建议权。对于一些特殊事项,法律还规定校长在做出决定之前,必须征求该委员会的意见。(来源:光明日报,2009年10月20日)


分析与建议:
抱歉,该部分内容仅供登录户查看!